您的位置:蓝月亮资料 > 关于体育 > 谁跟他跑得死路上,梦想蹬车到巴黎去结婚

谁跟他跑得死路上,梦想蹬车到巴黎去结婚

2019-09-01 13:54

图片 1
幸福的一家三口

  欣赏巴黎到布莱斯特海港沿途美景,90小时不间断骑行1200公里,你怕不怕?“怕不怕”这项在法国有百年历史的比赛没有奖金、不设名次,只为让真正的骑行变得纯粹。

  5月6日,维特马克成功登顶珠峰,回撤到大本营后,他对跟随采访的美国在线网站记者只说了一个词:“比萨。”“要玛格丽塔比萨,芝士加番茄那种。”他说。

  在 “怕不怕”成都的四次资格选拔活动中,一个参与者引人注目,他就是赛事负责人之一伍世凌。今年28岁的伍世凌是个怀揣单车骑游梦想的人,从2000年到现在,他11年骑游了14万多公里,在自我实现中体验人生的快乐,用行动诠释着法国“怕不怕”赛事的精神。在与记者面对面的交流中,伍世凌用自己的骑游经历,告诉我们什么才是精彩的人生。

  从世界之巅上下来,维特马克似乎并不那么激动。首先这不是他第一次攀登珠峰了,更重要的原因是,登珠峰只是他以世界为赛道的铁人三项赛中的一站而已。

  骑行无悔 最难忘途中被蚂蟥攻击

  去年7月,维特马克从伦敦泰晤士河下水,按照铁人三项赛的规则,先从游泳开始长征。顺着泰晤士河的入海口进入大西洋,横渡了英吉利海峡,到达另一侧的法国。不过因为就此登陆法国国土属于偷渡,维特马克又原路返回英国。

  从小为长高而进入业余体校,伍世凌练过长跑、短跑,直到一次走进成都最早的一家自行车店,看着满屋挂着的组装车,他第一次有了骑车的冲动。从骑车到龙泉、都江堰,再到九寨沟,17岁的时候伍世凌进入了四川省自行车队。专业运动队总会优胜劣汰,伍世凌不幸成为被淘汰者,但因对单车的酷爱,他与骑行的缘分从未中断。

  第二项骑自行车,那是铁人三项赛里距离最长的项目,奥运会标准是骑行40公里,维特马克是从法国一直骑到印度加尔各答,中途还有一段翻越了喜马拉雅山脉。最后一项跑步也没有规定要爬山,维特马克直奔海拔8844米去了。“当我来到大山脚下,决定必须采取更加激进的方式,因为这10个月下来,我的意志力已经完全融化了。”维特马克边大口咬着比萨边说,“正式的登山我只用了6天。完成的时间比我预计的快了三周。”

  2002年大学毕业回成都后,伍世凌投资了一家老外常去的酒吧,在那里他结识了来自全世界的单车骑友,此后他逐渐成长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单车骑行顾问,还有了自己的车行。从2002年到2006年,伍世凌骑游了很多地方,泸沽湖、拉萨、尼泊尔、泰国、柬埔寨……那几年每年他待在成都的时间不超过3个月。

  有多险

  伍世凌前后共有7辆自行车,从2000年到现在,他已经骑游了14万多公里。他骑行最远的一次是2002年,他带着三个外国人从广州到贵阳往返,全程4600公里,去的时候用了19天,回程用了24天。“每一次骑游总是伴随着快乐,这些趣事说也说不完。”

  肺水肿+脑水肿,高山病都可能要他的命

  伍世凌说,最难忘的一次骑行应该是2005年从中甸经虎跳峡到丽江,再去泸沽湖。“11天竟有9天在下雨,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恶劣的天气,过了丽江买了雨衣穿上,外面下大雨,雨衣里面却是蒸桑拿的感觉,真是难受至极。”快到泸沽湖的时候,伍世凌经过了叫蚂蟥沟的地方,骑过之后才发现脖子手臂上都有像泥块一样的蚂蟥,“当地人帮我把蚂蟥抓下来,脖子就开始流血,开始是鲜红色的,然后是粉红色的血,接着是泛黄的组织液……就这样流了半个小时。”

  老妈天天盯着电脑看儿子的信号位置

  骑游人生 每个行者都带给他启示

  美国《铁人三项》杂志总编菲茨杰拉德说,如果有谁跟着维特马克一起跑这趟铁人三项赛,估计都死在路上了。

  骑游的丰富经历让伍世凌早就具备参加法国“怕不怕”1200公里不间断骑行的资格,不过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中国人,特别是成都人参与其中。“我希望参与者能够淡化得失心,只要你来参加了,你就是勇士。在这个活动中,我们推崇的是活动中孤独的骑行者,推车最多的人甚至是爬到终点的人。”

  从最开始一下水,维特马克就开始吃苦头:先是被水母蜇咬,重新上岸后发现两个脚指甲盖都掉了;骑车到伊拉克的库尔德地区,正遇上当地动乱,差点出不了境。“我被延误了整整一个星期。当时自行车坏了,我就在当地买了一辆,是名牌,相当于库尔德的‘Huffy(美国山地车大牌)’,没想到车太好,被人偷了。再换一辆又坏了,最后只能骑着最开始那辆破车,变速器全坏了,只剩下一个挡位,骑到了中国。”

  伍世凌显得有些超脱的理念是在这几年的骑行中收获的。“2005年,一个44岁的女人想练铁人三项,让我陪她骑到海拔5000多米的雀儿山垭口,我觉得有点辛苦,并不是很想去。但在跟她骑行的过程中,我越来越佩服她,她是一个微软程序员,我想在中国很难有IT业的人有那么好的身体,我就有些崇拜,觉得这是智力与肉体的完美结合。”除了这个程序员,让伍世凌备受感染的是他担任骑行向导的第一个客人,来自美国的一对父子,父亲56岁,儿子21岁。“从成都到西昌、泸沽湖、虎跳峡,最后到中甸,全程上坡,他们骑的是折叠车,过程中父亲一直亲切地鼓励着儿子。父亲说的话很简单,但却有深刻的道理。‘不怕慢,只怕站’; ‘你没有试过,永远不要觉得是不可能的’。”经过这些事情,我感觉心中的世界更大了,“骑行更需要的是意志力,如果没有他们给我的启示,我可能还没有那么多勇气和胆量面对一些东西。”

  来到西藏,差点出了人命。因为太“激进”,维特马克在高海拔地区跑得太急,同时患上了肺水肿和脑水肿。“两种高山病都可能要我的命,只能坐飞机回美国,休养好了再回到原地接着跑。”

  伍世凌希望,所有参加法国“怕不怕”不间断骑行资格赛的人都能这么想,“你不知道什么是不可能的,要舍得去挑战,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不管你做到多少,只要你觉得今天的自己比昨天强,你每天就有一点进步,就会感到幸福满足。”

  这么折腾,维特马克的家人没一天不操心的,他身上有一个GPS卫星定位器,他老妈每天都要在电脑上看儿子的信号位置,生怕那个小点点哪一天不移动了,就是出大事了。

  浪漫无边 梦想骑到巴黎求婚

  维特马克平安达成了目标,下面还有更大的目标,比如继续铁人三项,为儿童基金会筹集资金,当然,眼下的首要任务还是回到夏洛特的家里,陪家人过一段安生日子。

  “给你三个选择,走路,骑车,开汽车,你会选择哪一种出去?”伍世凌说,走路太慢,汽车快了点,他会选择骑车,悠闲地欣赏沿途的美景。伍世凌是双鱼座,充满浪漫幻想,除了骑游世界,他对爱情的规划也足够梦幻。“2005年的时候,我告诉别人,我的梦想是2007年从成都骑到巴黎,然后在那之前我会让人送一张机票给我的女朋友,在我抵达巴黎的时候有人专门将她接到埃菲尔铁塔或凯旋门,那时候我已经等在那里,向她求婚。”从成都骑到巴黎全程约14000公里,以伍世凌的速度要骑行4个月,每天骑行6-7小时。伍世凌说,这个梦想是源于巴黎的一对骑游情侣。“2002年,他们从巴黎一路骑来成都,准备再去乌鲁木齐、喀什、吉尔吉斯斯坦,最后从伊朗再回去。当时我帮他们办吉尔吉斯斯坦的签证,大家聊天的时候,他们给我讲印度海拔5300米的垭口,爱琴海的美丽,我当时就想如果能跟所爱的人一起骑游,在地中海晒太阳,那简直太美妙了!”

  “我在布拉格的时候,老婆就把家里的钱都拿出来给我用完了。我想死她了!”维特马克说。

  不过那年因种种原因,伍世凌的梦想并未实现。“现在如果有这个人,我就会做这件事。”伍世凌透露刚刚与女朋友分手,但两人仍是很好的朋友。“我希望求婚的对象具有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是个独立的人。我希望我们在一起后,她不是站在树上的一只鸟,我希望是两棵树。”伍世凌是个思想丰富充满梦想的人,就连他的恋爱观也是如此洒脱迷人。

  除了参加巴黎赛,今年伍世凌还会去美国进修半年。“我去学修自行车,哈哈。”伍世凌说,那是一所类似于中国职业技术学院的学校,历史悠久,在那里他会学习自行车制造、修理, “我回来后,中国会有一个类似法拉利的自行车品牌。”在伍世凌眼中,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追梦,“我想做任何事情,我不在乎代价,因为我相信轮回,我还会回来的。”

本文由蓝月亮资料发布于关于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谁跟他跑得死路上,梦想蹬车到巴黎去结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