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蓝月亮资料 > 关于体育 > 为CBA争取最大商业利益,纺织服装行业

为CBA争取最大商业利益,纺织服装行业

2019-09-24 21:42

据该负责人介绍,盈方与CBA联赛签订的商务合作协议为“7+5”的形式。即第一个合同周期7年(2005-2012年),盈方每年向篮协支付650万美元,并且按照8.2765的固定汇率支付人民币;第二个合同周期5年(2012-2017年),盈方在这5个赛季中平均每赛季向篮协支付约3.36亿人民币。

CBA 联赛作为我国仅有的两大职业联赛之一,与NBA等国外联赛在营收规模和盈利能力上存在着巨大差距,2012-2013 赛季NBA 的收入约50 亿美元,是CBA 营收的30 倍左右。现阶段联赛办赛主体中国篮协及其体育营销合作伙伴盈方中国拥有联赛绝大多数广告赞助权益,而各俱乐部每年分配到的收入并不多,随着CBA 赛事影响力的逐步扩大,及权力逐渐下放,相信不论是经营俱乐部、参与赛事运营等均有巨大发展空间。

这3.36亿人民币中,中国篮协首先要向国家缴纳约9%的流转税(含文化税),约3000万。中国篮协以3.36亿为基数,留取2.5%的女篮发展专项基金、2.5%的俱乐部青少年篮球发展专项基金和3.63%的CBA风险储备金,约为2900万元。这三部分的专项基金均制定了使用管理办法,属于专款专用,并有严格审计。这部分钱如果没有花出去,还需要向国家缴纳25%的所得税(约725万)。

CBA 赛事的主办方是中国篮协,篮协的组织形式上是准政府组织,掌握着赛事的管理权和经营权,拥有赛事的运营和商业化的各项权利,其中,篮协将商业开发权益整体出售给盈方中国。NBA赛事的组织者是NBA 联盟,联盟的组织形式是董事会制度,董事会是由各个俱乐部的老板或指定代表所组成的,并且由NBA联盟中各个俱乐部集资进行管理,其本身就是公司化运营,故而各项权利均在NBA 联盟。

在扣减掉上述几部分的费用包括税费后,3.36亿的联赛收入还剩余2亿7000万元。在这两亿多元中,需要拨给20家俱乐部每家1000万元的比赛经费补贴,总额两亿元,接下来还需要支付赛区的承办经费、俱乐部和赛区的奖励经费、裁判经费(食宿、交通、酬金)、联赛推广费用、联赛办公费用、运动员体测和夏训费用、各项工作会议和培训经费等合计2900多万元,最终结余约4000万元人民币,由20家俱乐部平均分配,每家约200万元。

CBA 的商业运营方是盈方中国,而NBA 的运营方即联盟本身,主要是因为篮协是非商业组织,只能委托外部商业机构。盈方中国以高价向篮协支付授权费用,买断CBA 联赛的商业推广权并获得相应的冠名和赞助收益,在获得利润的情况下,需要与篮协按照一定比例进行分成。2005 年签订第一份“7+5”协议,第一年支付给篮协4000 万人民币,以后每年递增15%,2012 年续约,5 年支付额为16.8 亿,每年3.36 亿,而目前盈方为CBA 获取的赞助总金额是6.3 亿,分成之后盈方盈利状况是不错的。

此外,2013-2014赛季四川队加盟CBA时缴纳了3500万元的加盟费,由此前的17家俱乐部平分;2014-2015赛季同曦和重庆(现北控)共同缴纳了7000万元的加盟费,由18家俱乐部平分。

赛事整体的收入主要源于门票及衍生品收入、转播权收入、赞助收入三大部分,CBA 联赛整体收入绝大部分来源于赞助收入,而NBA 赞助收入占比相对较小。NBA 比赛的全国转播收益属于联盟整体所有,地方转播属于俱乐部所有,CBA 所有转播权均属于篮协所有并售予盈方中国,尽管如此,由于央视体育频道在电视传媒上的垄断地位,导致转播权销售收入难以提高,CBA 转播权收入占比非常小。NBA 比赛由于门票收入占比巨大,NBA 联盟会获得俱乐部的门票收入分成,CBA 比赛门票收入属于俱乐部所有,篮协无分成,且由于场均观众数量较少,上座率不如NBA高,故而收入占比较低。

该负责人表示,这就是最近5个赛季篮协从商务运营开发和俱乐部加盟中获得资金的用处,根本不存在中国篮协与俱乐部争夺利益的说法。

CBA 各俱乐部主要收入一般源于篮协分成、政府补助、冠名费、企业支持等,NBA 俱乐部收入主要源于地方电视与电台转播、门票收入、球队赞助等。2012-2013 赛季,CBA 俱乐部中有5 支球队盈利,普遍亏损。NBA 营收状况最好的尼克斯队,仅一年的利润就将近1 亿美元,几乎是CBA 全部球队的营业收入总额,其中,门票收入一般占到NBA 球队总收入的50%左右,是维系NBA 球队生存和发展的最重要基石。

据该负责人介绍,2005年签订第一个周期的协议前,CBA联赛的商务开发非常艰难,有一个赛季的冠名费仅1500万人民币,而盈方的650万美元在当时已经超过5000万人民币,并且在第一个合同周期的7年内,盈方处于亏损状态。

而在第二个合同周期开始后,以当时的市场判断,CBA联赛的商务开发并不值3.36亿元,如果没有 李宁公司参与竞争,最终合同签订的数字会比目前的3.36亿元低很多,该负责人认为,这是由市场决定的。因此可以认为,盈方在当时与中国篮协签订平均每年3.36亿元是冒了巨大的商业风险。

至于是否如外界猜测,盈方获得了联赛商务开发中50%至70%的收益,该负责人说:“据我所知,这应该是一个非常不准确的数字,至少没有外界猜测的那么大。”

该负责人最后说:“通过CBA联赛这些年市场的发展,可以判断出CBA联赛在未来依然具有巨大的潜力,我们希望通过市场化的竞争,为联赛争取最大化的商业效益。”

本文由蓝月亮资料发布于关于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为CBA争取最大商业利益,纺织服装行业

关键词: